接风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8-01 17:43:32    文字:【】【】【

 

接 风

王永玺

  “亚洲?!”一辆电瓶车经过我身边,我惊呼一声。

  骑车人停下,回头向我望来。“玺哥!你啥时进的城?”刘亚洲抓住我的手,一脸惊喜。“我外孙进城读小学,闺女让我来接送。”“好啊,这下咱见面方便了,抽时间我给你接风,好好叙叙。”

  我见刘亚洲像有急事,也没拉他多聊,互留手机号就分开了。当年,我们八个小伙跟着文化馆姜老师学国画。约定一月一聚,轮流做东,人称“八仙”。过了些年,我们各自成家立业,慢慢断了聚会。八人中属刘亚洲成就最大,进文化馆专事创作,作品数次在省内全国获奖,还进京办过画展。

  城里几个弟兄为我接风,我提议把刘亚洲叫来,他们笑:你怕是叫不来。果然,刘亚洲在电话里一个劲道歉。他不来我能理解。前些年县市领导求他的字画都要排号。这几年求画的少了,他又办起美术辅导班,学生上百名,怎么可能不忙?

  后来,我在外孙学校门口又巧遇刘亚洲。“你外孙在这读书?我和他们校长关系特好,有事你说话。哎哟,我还没给你接风呢。抽空咱在独占大酒楼聚聚,把几个老弟兄都喊上。”“不用那么高档,随便找个地儿说说话就行。”“那怎么行,总不能再像过去,拍两根黄瓜抓两把花生米就喝个大醉。哎哟,我得进去了,校长请我讲课。”

  转过年,刘亚洲打来电话,我笑问:“独占一聚?”他有些尴尬地回答:“不是这事,昨天孩子他姥去世了,想邀你来捧个场。”

  在丧礼现场,刘亚洲抓住我的手说:“说定了,独占,咱们一醉方休。我算算啊,明天去市里开会,后天去省电视台,月底参加一个评奖……除了这几个,其他活动我一概推了!”

  终于,我们八兄弟在独占聚齐。正点菜呢,刘亚洲手机响了。他班上学生打群架,两个孩子被打进医院。刘亚洲跺脚道:“你们先吃,我去处理一下,回头我结账。”大家齐声嚷:“还吃个啥,都去医院帮你张罗吧。”

  几年后,外孙上了一所寄宿制中学,我准备回老家,几个弟兄给我饯行。给刘亚洲打电话,他慨叹道:“这就回去了?我还没给你接风呢,这行也饯不上了,在济南忙画册出版的事呢。”

  这天,我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王伯伯吗,我是刘亚洲的儿子刘成诺。我爸他住院了。突发脑溢血,几个月了还站不起来,老是哭,总念叨你们几位叔叔伯伯……”

  放下电话,我匆匆收拾一下又进城了。

 辽ICP(备) 10202468号-1

辽公网安(备) 21138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