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问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9-09 05:40:08    文字:【】【】【
慰问
王立乾

  中秋节前,阳光爱心捐助团体的李副会长打电话给我,说快过节,有很多爱心人士捐赠了书籍和月饼,他负责慰问几户贫困家庭和一些长期支持他们事业的爱心人士,约我一同前往。我当即答应。

  老李开车来接我,这辆面包车的后座都已拆掉,装满了书籍和月饼。

  慰问的第一家是个孤女,母亲去年患病离世,今年刚上高中没几天,父亲也因肝癌走了。我们在她姑姑家见到她,送上慰问品。老李叮嘱她安心学习,告诉她其他的事都不用担心,会对她以后的学习生活费用资助到底。女孩不停擦着眼角流出的泪,轻声道谢。

  第二家在城中村。老李领我进了一个破旧的小院。院里的两座房屋都很老旧了,房顶上青瓦间长了不少青苔杂草。从屋顶向外望,城市的高楼鳞次栉比,和这座小院形成强烈反差。

  老李在院子里唤了两声,一只小狗冲出来不停地叫。屋里有个女人的声音呵斥小狗,狗立时安静了。接着,一个拄着双拐的女人从房间里艰难挪了出来。老李快走两步,扶她在院里的椅子上慢慢坐下。女人落座后一脸歉意:“你看我这身体,都不能给你们倒杯水。”

  老李说:“没关系的,我们不渴。你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还行吧,比之前好一点。让你们费心了,这么忙还来看我。”老李和她聊了一会儿,然后留下书和月饼告辞。

  出门上车,我见老李眼睛湿湿的,心里也有些感慨:“太困难了,你们给她每月资助多少?”

  “一分都没有。”老李说,“你可能弄错了,她不是我们救助的对象,是一位爱心捐助人。”

  “啊?”我惊得张大了嘴。

  老李告诉我,这位大姐早年离异,靠在学校门口卖包子,艰难抚养一儿一女。即便自己日子也不好过,她还是不间断地在资助别人,如今一双儿女都已考上大学。去年,她被检查出患了血管炎,随后住院。几十万元的治疗费用,是通过爱心人士和红十字会的捐助才解决的。出院后因为丧失劳动力,民政部门每月补助她五百元基本生活费。而她,又从这五百元里,每月拿出一百元来救助贫困孩子。

  “你们怎么不拒绝她的捐助呢?”我问。

  “拒绝不了,她是让女儿在微信公众号上捐的。”说完,老李发动车子,直奔下一家。

        据检察日报
 辽ICP(备) 10202468号-1

辽公网安(备) 21138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