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怕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2-01 20:53:25    文字:【】【】【
后怕
羊毛

  又到年关,刘弦精心准备了两个红包。一个打算送给吴局长,一个回老家送给父母。刘弦大学毕业后先是在企业工作,半年前刚通过公务员招考进入机关。他很珍惜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想用红包向领导表达自己懂得感恩。

  为了给父母准备红包,刘弦特意到银行换了几十张崭新的十元和二十元面额的钞票。他知道父母喜欢在过年时用这些新钱“哄小孩”,乡下过年这种小礼节是必需的。两份红包准备好,接下来就是等合适机会把它们送出去。

  刘弦选了个时间,开车回到老家的村子。父母见到儿子都很高兴,一通嘘寒问暖,问儿子什么时候放年假,什么时候能带女朋友回老家过年。刘弦嬉皮笑脸地搭着腔,最后从口袋里摸出个大红包:“妈,这个您拿好,回头和爸答对乡亲用吧。”母亲接过红包,笑得合不拢嘴,父亲则和刘弦开玩笑说:“好弦子不忘本,不像现在有些年轻人只顾巴结领导,都想不起父母。”

  第二天,刘弦偶然路过吴局长办公室,见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没有外人。好机会,他摸了摸口袋里的红包,正想敲门进去,突然手机振动起来。

  刘弦赶紧到一个僻静处接听。“弦子啊,早跟你说过,红包不用包很多钱,我们主要给小娃娃的,你兑些十元二十元的票面就行,怎么你忘了?”电话是父亲打来的,刘弦一问才发现,准备送给吴局长的红包被错拿给了父母。

  掏出口袋里的红包打开,情况果如父亲所言。“幸好老爸及时打来电话,事情还没办砸,尽快重新包一个给领导就是。”

  刘弦本想当天晚些时候去银行取款,快下班时局办通知开会。两名副局长分别布置完工作,吴局长开始讲话。“每逢佳节倍思亲,眼看春节将至,大家一定要过好‘廉关’。有件事本来我想冷处理,但再三思考,觉得还是有必要给大家作个通报。”“啪”的一声,吴局长将一个红包扣在面前的主席台上。

  “同志们,昨天有几个人到我办公室谈工作,不知是哪位悄悄丢给我红包,请办公室会后就上交给纪检监察组。再有敢越雷池者,局里必将严肃追究!”

  又是一次幸好,刘弦在心里这样自嘲。《检察日报》

 辽ICP(备) 10202468号-1

辽公网安(备) 21138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