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火车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2-03 21:49:11    文字:【】【】【

慢火车


语音播报

贾雄伟

“慢火车/火车慢/我只能前进不能回转/因为心中燃烧着柔情/慢火车也能爬上山顶端/如果一路有欢笑有迷乱/也有田园风景和美丽山川……”这是一

首老歌,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情绪和味道:舒缓、休闲、温柔、浪漫……谁没坐过慢火车呢?拥挤的座位,晃动的车厢,迷离的车影儿,绿色车皮,“轰隆轰隆”的动静儿。最可爱的还是焦急的乘客们,穿着朴素,拖着大包小箱,将身子疲惫地靠在椅背上,目光向外,观察稻田和工厂,似在省思,又像休憩。

父亲坐过慢火车,那年他十二,身板还未长结实。为了躲避饥饿,他约上族兄,来到车站,通过安检,躲过票检,双双跳上火车,离开老家,寻找梦开始的地方。一路无尽的等待,无尽的颠簸,他们遭受别人的唾骂和白眼,也受到乘务人员的训斥和照顾,饿了就吃提前备好的干粮,吃尽了就祈祷火车快点儿开,终点早些到……旅途是漫长的,也是枯燥的。八天白昼到黑夜的循环、八天黑夜到白昼的轮回里,小哥儿俩饥肠辘辘,眼冒金星,心里没有风花雪月的憧憬,月黑风高的联想,只有渴念,只有期待---早点儿抵达北大荒---当时已成北大仓,姑姑早年迁徙到那里,那里人少地多,土地肥沃,稻米流脂,粟米皆白,人们辛勤劳作,喝足吃饱……那年秋天,历尽波折和艰难的寻找,父亲找到了姑姑生活的村子---一座小县城的郊野,土地广袤的叫人惊叹,庄稼肥美又新鲜,父亲向姑姑讲述了乘慢火车的经历---四十多年后,他又讲述给我们,传奇而刺激,极富趣味和未来感,像一场游戏,也像一次探险与挣扎、突围与抗争,是少年们的奇幻漂流,像贝多芬扼住命运的咽喉!

我坐过慢火车,在火车上睡觉、听歌、谈天说地。1996年,我考上一所师范学校。家住的小村就在铁路边,为方便人们出行,小村头也设立了一座小站。8月末的一天下午,淋着绵绵秋雨,我在小站上车。车上挨挨挤挤,坐

着、站着许多莘莘学子。家长们领着、陪着、念叨着,扛着行李卷,或把它放在衣物架上,或直接坐在屁股底下,有的在角落处抽着闷烟---孩子上学了,刚筹集一大笔钱,马上秋收了,心里安生……

孩子们穿着新衣服,不甚时髦,却干干净净。200公里、四个小时的车程,不远也不近。透过电视屏幕大小的车窗,看见田野里谷浪翻滚、苞米金黄,闻到麦苗飘香,听着列车广播里传来悠扬的流行歌儿,孩子们幸福的彼此招招手,不自觉地互相寒暄起来。聊聊学习的苦,排遣下青春的烦恼,向往一下丰富多彩的师范生活……“我的未来不是梦”,“谁的青春有我狂”---彼时的我们虽不自量力,却推心置腹,莫欺农家少年穷,“天生我材必有用”。往后的三年里,我一年四次往返于这条并不繁忙的铁路线。坐过深夜火车。夜里车厢里十分空阔,空座很多,甚至躺在座椅上可以舒舒服服睡个安稳觉。可我却无心睡着。

回到家里是不停歇的农忙,割高粱,扒苞米,打场、刨茬子……农民的孩子无假日,不是干脑力活儿,就是干体力活儿,不是在干活,就是走在准备干活的路上。我爱坐火车,火车停车站次少,腹中没有作呕感,不晕车。我拉过邻县同学坐火车,邀他们到家里坐客,“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如今却忆求学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女儿坐过慢火车。那年她7岁,对火车充满好奇,对坐火车无比喜欢。去参观国家遗址公园,看出土文物展览,女儿如数家珍般地列举出红山文化的几项创举:磨制石器、石雕工艺精湛,玉猪龙、碧玉龙、玉鸽工艺炉火纯青,祭坛、积石冢、女神庙雄伟壮丽……山河秀美,历史悠远,靠火车代步,我们来到牛河梁,抵达文明深处。此时的绿皮车已经提速,车厢内举架更高,过道更宽,空间更敞亮,座椅靠背上有了布面坐垫,看起来整洁,坐起来舒坦。我和女儿面对面坐着,中间是一张方形茶几,上面放着矿泉水瓶和照相机。女儿穿着海魂裙,梳着刘海和马尾辫,笑容嫣然,面目安然。她一会儿望着窗外的树影儿,一会儿端详车内的旅客---有民工,有学子,有商人,有战士,人人目光炯炯,闲适惬意。火车平稳开行,噪声减小,没有颠簸,妻子走过来,端起相机,嘱咐女儿和我手搭手,“咔嚓”一声给爷俩儿捏了张俏皮的合影---至今摆在我的案头,女儿红润的脸庞像开在风中的一朵花,我也仿佛年轻了好几岁,憨朴得像个孩子。

前年年底,家乡通了高铁。乘坐慢火车出门不再成为常态。和谐号、复兴号动车组快速、坚固、威武,一天几十对,朝去夕回,工作在此地,享受在别处,域内生活同城化,时空距离无阻隔……我们像大城市的白领一样走南闯北、日行千里,看自然的美丽,看世界的繁华……

  
 辽ICP(备) 10202468号-1

辽公网安(备) 21138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