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7-11 18:42:11    文字:【】【】【
借用
周脉明

  那些天,曾强可以说是从头高兴到脚后跟儿,几次睡梦中乐得手舞足蹈,把被子踢开。媳妇醒了给他一掌,边捞被子边嗔怪:“瞅你那点出息,进机关就乐成那样啊?你这是借用,不是调入,懂吗?”

  “借用怎么啦?在井下,一没门路二没财力,靠自己本事借用到机关的以前有吗?”曾强争辩道,“这说明我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和众多矿工文学爱好者相比,曾强是幸运的。高中毕业他分配到煤矿,和几位文学爱好者组成了一个“普罗米修斯文学社”,意思是大家都是盗火者,既盗取地下之火,也盗取地上文明之火。业余时间他们积极写作,发表作品不少。其中曾强尤其突出,文章多次发表在省部级报刊上,终于引起煤矿领导的注意。

  后来,宣传部两位老干事退休,有人提议招揽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人建议从别的厂矿挖“笔杆子”。党委杨书记说:“我们守着人才,岂能到处张罗人才?普罗米修斯文学社里,哪一个拽出来不能当笔杆子?”众人纷纷点头:书记说的有道理。

  “特殊人才破格提拔,暂时借用。”杨书记一锤定音。于是,曾强幸运地从千尺井下坐到煤矿机关宣传部干事的位置上。

  曾强不负众望,进宣传部的第一个月就在各类新闻媒体上发稿40多篇。其中国家、省部级新闻媒体有七篇,创了煤矿建矿以来发稿数量的新纪录。杨书记在月末的政工例会上,微笑着看了一眼曾强,对大家说:“事实证明,我们不拘一格使用人才是对的。”

  曾强当然高兴,自己这叫开门红,不过令他高兴的事还不止这一件。和他一起被破格起用,到工会当干事的刘娜长相甜美、身材婀娜。曾强来宣传部上班后,刘娜经常跑到曾强屋里,一口一个“曾老师”地叫着,向他请教新闻写作知识,还把自己写的文章拿给“曾老师斧正”。曾强下去采访,刘娜主动要求和他一起去。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曾强当然乐得有这么个美女陪着自己。所以,刘娜认真请教,曾强认真教导。不到两个月,本来只有小学生作文水平的刘娜居然也能在本地新闻媒体发表文章了,半年后,其投稿还破天荒地上了省部级新闻媒体。对此,曾强是看在眼里,喜在眉梢,心中满满的成就感。

  一年时间很快过去。这天,曾强刚来上班,杨书记就脸色阴沉地走了进来:“曾强同志,今天我代表组织来找你谈话。”“书记您说,我洗耳恭听。”“最近,上级纪委接到群众举报,说咱们矿任人唯亲,违纪任用机关工作人员,特别说到了你。这当然是有违事实的,我们会力争一个说法。不过,这需要时间。我的意思是……你先回到井下,以后再伺机提拔。”

  就这样,曾强回到了井下。

  半年过去,曾强没有听到任何好消息,只有一个说不上好坏的消息:他走后不到一个星期,刘娜顶替了他的位置。

  又过了半年,曾强终于接到通知,让他回宣传部任宣传干事,人事关系一并调转。新任党委书记老葛告诉他:“老杨同志徇私舞弊,大搞不正之风,借破格重用人才之名照顾自家亲属,现已被双规,刘娜也已被辞退。”

 辽ICP(备) 10202468号-1

辽公网安(备) 21138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