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河梁 市井]钓鱼人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8-23 09:45:46    文字:【】【】【
钓鱼人
张正

  进入夏季,气温高起来,我把每日运动的时间调整到傍晚,地点是小区附近的城河边,大柳树下的草坪上。

  我的运动项目是扔石锁,属于大体量,但不需要合作伙伴。每扔一组,累了,我就喘着粗气在石锁上坐一会儿,或者晃着膀子,沿城河边来回走动几次。

  我去的那段城河边有些偏僻,比较安静,因为我不想自己在运动的时候被围观打扰。这天,我骑摩托车驮着石锁来到老地方,发现那里已经先我有了一个人。他面对河水坐在小马扎上,正在垂钓,一辆半新的电动车停在一边。

  我生出一种“领土”被侵犯的不快。好在他钓他的,我扔我的,可以互不妨碍。

  我的摩托车在他身后停下,他下意识地看了我一眼。后来,我扔起石锁,他又好奇地转了一下头。此后,他似乎不再受我影响。

  这是一个微胖的中年人,衣着随意,却有条不紊,让人一时看不出他是从事什么职业的。既没有机关大院中的人那么拘谨,也没有在企业车间里讨生活的人那么邋遢。吃文化饭?他又少了一些斯文气质。做生意?做生意又怎会有闲暇和闲情来钓鱼。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对运动不够全神贯注,明显受到他的干扰。尤其是,他每次一提竿,钓上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我都会忍不住抬眼去看。这一看,注意力就分散了,手上有可能抓空。终于有一次,石锁抛起,旋转,我伸出手,食指尖硬生生触在石头上,却没有抓住。

  十指连心,疼得我脊梁上直冒冷汗,急忙用另一只手压迫住受伤的指尖。

  一时半会儿扔不成了,我站到他身边,话说得很直:“这城河里的鱼,能吃?”

  城河由东向西贯穿整个城市,汇集了大量的生活、生产污水,虽多次整治,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尤其这大热天,微风吹过,偶有腥臭味袭来。这水里的鱼,人哪能吃。

  他没有立即回答我,我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他却突然冒出一句:“钓鱼也不一定是为了吃。”

  他眼睛始终盯着鱼浮,一副不愿搭理我的样子。他垂钓技术很好,每隔三五分钟提一次竿,至少有一半不会落空。看着他把一条又一斤多重的鱼哧溜放进网兜,跟之前放入的十来条鱼左冲右突,我忍不住开口道:“钓这么多,却不能吃,真可惜。”

  他还是不搭我的腔,我手指不疼了,便继续去扔石锁。

  太阳西沉,我看不清石锁了,他似乎也看不清他的鱼浮了,我们差不多同时“收工”。他收起竿,拎起网兜,把鱼放进电动车上的塑料桶,又把塑料桶搁在踏板上。我以为他就要启动电动车离去,他却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着手机毕恭毕敬地说:“主任,您在家吧……我送点鱼过去。乡下水库钓的,鲜得很。我几分钟就到您家楼下。”说完,他骑上电动车走了。

  一阵燥热的晚风吹来,裹挟着城河里的腥味,我也赶紧逃也似地离开了。“钓鱼也不一定是为了吃。”想起这句意味深长的话,我终于明白过来,他还有一句潜台词没说:“钓的也不一定是鱼。”

  真不是鱼吗?那个主任接受了他的鱼,怕是也成了脏水里的一条小鱼吧。据检察日报

 辽ICP(备) 10202468号-1

辽公网安(备) 21138202000003号